王林:第五波财富革命来袭 中国若不融入全球价值链或会遇大困难

面对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很多企业家感到迷惑;进而,有些企业家“金盆洗手”了,有些移民国外走了,有些在观望……机会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在相对疲软的经济指数背后,我们面对的真问题是什么?新的财富机会是什么?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抓住新的转机?


7月19日,“重塑未来:大健康与大农业——2016正和岛长春论坛暨吉林岛邻机构成立仪式”在长春举行,正和岛全球创新大集之创新大篷车也于当日启动。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王林就以上主题发表了演讲。

尊敬的吉林各位岛亲,非常高兴有机会与大家共同探讨我们的未来。我讲的题目是《选择决定未来》,选择无处不在,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有人选择了坚持,有人选择了放弃,有人选择了奋斗,有人选择了安逸,而我们正和岛的岛亲选择了激情、理性、抱团发展,永不言败!


为什么越调控,越过剩?


有什么样的选择就有什么样的未来,企业如此,国家也是如此。我们国家的选择就是要度过目前经济下行的局势,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是在这么一个选择中我们大家也要看到,它有两种内容。


● 第一种内容就是经济结构方面的改革,也就是说我们要把经济结构与资源配置中的扭曲调过来,这个已经强调得非常多了。


● 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另外一个角度的改革,就是体制机制的改革,也就是我们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这个方面相对来讲现在强调得不够。


供给侧改革的关键词是“改革”,所以习总书记特别提出来,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我们的选择是二者必须同时推动,不能够只选其一不选其二。而我们在推动的时候我们还要看到,实现经济结构的改变,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有两种途径。


● 一种途径就是主要通过政策计划、通过政府的规划,通过行政命令调整,来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第二种途径就是主要用市场规律来调经济结构,用市场规律来防止各种的资源配置的扭曲。


现在我们非常关注这两种方式是不是也能够结合起来。我们讲,用第一种方式,按照政策计划、政府的规划,通过行政命令来调整,过去我们是有很多的经验与教训的,我们大家看一下。从2004年到2013年,各级政府发了不少文件,采取了不少措施,做了不少规划,仍然解决不了产能过剩、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我们通过这个过程,也许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政府主导来调结构的结果,是过剩产能越调越多,结构变得越来越扭曲。为什么?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因为政府仍然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所以只能坚持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方针,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方针,真正落实“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十八大开了三年了,但是十八大的相关精神现在还非常需要进一步的学习、进一步的贯彻、进一步的落实。我们只有把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场无形的手”结合起来,尤其是用市场的手来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够取得这一场伟大战役的成功。


企业家要拿出时间务虚


我们再来看企业的选择。有些企业家可能感觉到怎么越做越难,怎么我们就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企业现在第一个要做到的是,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的趋势。现在我们有些企业家已经非常茫然,他们认为未来是不确定的,因为不确定他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就停了,甚至退缩了。我们看到有些企业家“金盆洗手”不干了,有些移民国外走了,有些就在观望,也不投资了,也不发展了,停在那等。其实我们要知道,在不确定中实际上是有确定的趋势的,比如说周期的趋势,比如说规律的趋势,我们作为企业家,我们一定要既看到变化中的发展,又要看到变化中的规律,这一点是考验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有没有定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第二,我们企业家一定要洞察问题后面的问题,有时候往往被眼前的问题给迷惑了,就没有看到这个问题的后面是什么问题。往往我们面对的问题不是真问题,真问题是这些问题后面的问题。刚才东华老师讲“烦恼即菩提”,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你被眼前的问题所迷惑,看不到它后面的东西、实质性的东西。


第三就是设计独特的路线图。发现真正的问题所在,你就成功了一半,这个时候你就需要路线图了。路线图我们要强调的就是独特,因为在我们的企业发展中最怕的就是全盘模仿,最怕的就是“过去的成功经验”。“成功是失败之母”,我们有些企业家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过去成功,所以他以为经验可以复制,路线图可以复制,其实不是这样。


第四步就是驾驭未来。我尤其要跟大家分享的是硬趋势和软趋势的问题。硬趋势是基于可测量、可感知、可预测的事实、事物或者客体,软趋势是推测的得出似乎看得到、似乎可预测的统计。这里面我们的企业在对未来的分析与判断中,这两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讲我们的企业家现在有一个问题,务实太多,务虚太少。


企业家可能会说我怎么能不务实呢。我跟你讲,这就是领导与管理的重大区别。正和岛的岛亲,你们都是领导者,至少说你们的角色主要是领导者,所以你们要更多的务虚,要更多的感性,在这一点上你们和你们用的总经理、总监、中层干部是两码事,所以我希望我们正和岛的所有企业家都关注硬趋势、软趋势,更关注务虚的东西,多拿出一些时间务虚,因为企业发展方向在你们的手上。


企业的发展一般来讲有两种战略。


第一种战略强调“后发优势”。在技术上就是跟踪模仿,在产业发展上主要是承接转移。后发优势,我们国家的前期发展大量使用后发优势,也是非常强的优势,因为我们已经有经验可以借鉴。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我们的企业走到今天,后发优势已经不是那么明显,所以我现在还要强调的就是第二个战略选择,先发优势。


华为的任正非总裁说,他现在的困惑就是在市场上已经找不到他可以对标的企业了,他感觉到迷惑了。为什么?当前面有人领跑的时候,你的方向、你的节奏是比较容易把握的,而华为在有些领域已经成为全球领跑,所以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领先者的迷茫。


我们也要看到这种先发优势战略很可能是我们中国企业下一步要重视的战略:这种战略就是要先发制人,集中资源重点投入,形成局部绝对优势;今后在技术上,我们也要由动态追随转向自主创新;产业上,我们需要的是中国设计和中国创造;我们要在投入上,依靠技术创新和人力资本驱动;在比较优势上,要用品牌竞争,而不要再靠低成本的价格竞争。


从主动反应到先发制人,从被动反应到洞察先机,这很可能是这一轮中国经济下行之后中国企业要进行的转移。


我国农业需要强力推进供给侧改革


我们看大农业,我国农业现在面临的很大的一个问题是“三量齐增”:粮食产量连续12年增长,2003年是8614亿斤,2015年是12429亿斤,粮食产量不断增长,农民的年收入也不断增长,但是,进口粮食也在每年增长。现在国家非常头疼的就是储存量越积越多,现在没有仓库储存了。比方说玉米,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存在仓库的玉米数量多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国家一年不产玉米都够了,这是我们农业所遇到的困难。


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在农业上我们做了很大的让步。为什么?因为我们当时觉得我们的农业是有竞争力的。现在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变化,就是我们的“三个提升”,土地价格提升、资本价格提升、劳动力价格提升,造成了我们国家的小麦、大米、玉米、大豆等主要农产品的国内价格比国际价格高出30%到50%,个别品种高出60%。这是我们国家当时没有想到的。我们原来认为开放就开放了,中国农业大国还怕啥,现在十五年过去,国外的大宗农产品价格低于我们国内。所以这就出现了什么问题呢?我们农业的竞争力下降,导致农业产业本身面临极大的不安全。外国的农产品进来了,我们的生产的卖不出去。所以今天在吉林我们做大农业的,这个我们大家都知道。


在这个情况下,农民怎么办,国家怎么办?其实我们加入WTO的时候已经做了两个方面的准备。


● 第一个就是补贴,WTO是允许最多补贴10%,我们谈到了8.5%。现在农业产值大概是5万多亿,我们现在每年补贴是4千多亿。


● 第二个就是我们进口的最低关税,现在我们允许最低关税配额,小麦最多是963.6万吨,玉米最多720万吨,大米最多532万吨。WTO要求我们关税降低,但是我们关税降低有降低的数额,我只进口这么多,再往里进我们的关税就上升到65%,我的收税就很高了。


刚才把农业面临的基本问题讲清楚了,就是国际国内的价格倒挂,所以我们的农业是不太乐观的。我们怎么改革?我们农业改革的重点第一个是供给侧方面我们要加大力度,因为实际上一方面是严重过剩,一方面是农产品缺口非常大。植物油我们现在每年的需求有2000万吨的缺口,进口量是1634亿斤,如果我们自己种需要6亿多亩土地,这是目前供不应求的。植物油只是我举的一个例,还有很多农产品。我们现在生产出来的比国际的产品贵,包括粮、棉、糖奶的价格都比国际市场贵。


怎么办呢?我们需要给农业生产体系注入两大要素,第一是科技创新,第二是制度因素。重要的方法还是用市场来配置资源,通过市场机制去引导农民合理种植。所以大家看到国家已经把补贴变为直补了,我们农民就有阵痛,很多玉米卖不出去,但是没办法,改革有时候是需要付出成本的,其实我们的农业改革已经慢了。


第五波财富革命来袭


有人将世界财富划分成五波:第一波是农业经济时代,第二波是工业革命时代,第三波是商业革命时代,第四波是信息革命时代,第五波是健康革命时代。现在全世界的趋势是大健康,就是将“疾病医疗模式”转为“健康医疗模式”,而我们中国在大健康方面,市场非常可观。请大家看一下这几个数据。


● 2008年中国健康医疗市场规模超过一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照本世纪前10年中国健康医疗市场年均超过10%的速度计算,预计2020年,中国将会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医疗健康产业市场。


● 目前中国医疗产业占GDP5.5%,而美国这一比例达15.5%,其他欧美国家都在8%—10%之间。我们的市场空间相当大。


● 目前中国的医疗市场规模只相当于美国医疗市场的5%,如果达到美国市场水平,与医院相关的医疗服务将有100倍的提升空间。


与之相配套的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有几个利好,其中一个利好是新医改,这对于我们吉林的大健康产业是有非常大的正面作用的。大家看一下这几个数字。


● 2010年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达到2.2亿人,覆盖率达到80%以上。


● 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从无到有覆盖达到75%。


● 新农合突飞猛进,参合人数上升到8.3亿人,覆盖率达到90%以上。


这种趋势对于吉林的大健康产业是非常大的利好,新医改将不断提升医疗保障水平,这对大健康行业的推动是持续的。现在看全球大健康,一个是药物支出,一个是全球市场的分析。


药物支出方面,到2015年,全球医药支出将达到1.1万亿美元,对比过去五年的6.2%的年增长率,预计未来五年的年增长率将下降到3—6%。全球总支出增长额预计将在2005年增长的2510亿美元的基础上增长2100—2400亿美元。


全球市场方面,到2015年,美国占国际医药市场支出的份额将从2005年的41%下降到31%,而位于国际医药市场支出份额第五名的欧洲的国家同时也将从20%下降到13%。同时,17%高增长新兴市场将有中国引领,到2015年它所占份额将从2005年的12%上升到28%。


现在我们大健康产业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考虑如何融入全球价值链。全球生产网络以及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新一代技术革命推动,全球价值链将成为经济的显著特征。联合国商品贸易部的统计,1995年以来,全球中间产品出口额占全球总出口额的比重一直在50%以上,2013年达到69.32%,将近70%。将来我们的企业,你要是不能融入全球价值链,你可能就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


第二个要思考的就是技术上如何创新,如何用好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如何与大数据与互联网技术对接,如何发掘中国的智力资源。


第三个思考,我建议大家第一考虑与我们合作的客户是谁;第二个考虑我们应该捕捉、保护、开发哪些数据。没有大数据就没有未来,我们每一个正和岛的岛亲,因为你们企业的规模已经到了不能不用大数据的时代,你至少应该起步;第三个考虑采用过去的公司—员工的管理方式还是采用公司合伙人的管理方式。现在人才流动太大,太频繁;第四个考虑公司产品的开发主要是自主还是外包还是合作。


未来正扑面而来。西方有句谚语,“告诉我你和谁在一起,我就知道你是谁”。



来源:正和岛